• 第01集
快乐王子爱德华七世

快乐王子爱德华七世

主演:
内详
备注:
已完结
类型:
综艺
导演:
内详
年代:
2009
地区:
英国
语言:
英语
更新:
2024-07-10 17:47
简介:
他是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子。他是威尔士亲王,从小就注定要登上王位。他是一个叛逆而顽皮的成年人。他娶了一位外国公主,却被男男女女勾引。所以,他必须是一个优雅而美丽的人。色彩斑斓,优雅大方!他又胖又轻,名声尽失……所有人都以为他永远做不成正统的君主。就连他的母亲也对他如此失望.....详细
相关综艺
快乐王子爱德华七世剧情简介
综艺《快乐王子爱德华七世》由内详主演,2009年英国地区发行,欢迎点播。
他是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子。他是威尔士亲王,从小就注定要登上王位。他是一个叛逆而顽皮的成年人。他娶了一位外国公主,却被男男女女勾引。所以,他必须是一个优雅而美丽的人。色彩斑斓,优雅大方!他又胖又轻,名声尽失……所有人都以为他永远做不成正统的君主。就连他的母亲也对他如此失望。登基后,他迅速适应了环境,成为了一代明师!他就是爱德华七世。 【文:桃瑶】
快乐王子爱德华七世影评

问题少年

“他的才智,哎,太薄弱了,你说什么他根本就不听,好像整个人都在神游太虚,我们担心他脑子有问题。” ——1858年,维多利亚女王的信

1837年,年仅亚历山德里娜·维多利亚(Alexandrina Victoria,1819年—1901年)登基成为英国联合王国女王,从此开启了属于她的“维多利亚时代”。当时英国已然确立君主立宪制度,女王只是象征性国家元首,尽管如此,因祖先汉诺威一族的荒唐统治,“君主制”一词早已成为了生活奢侈、伤风败俗和腐化堕落的代名词,在革命的风潮席卷下,皇室地位如履薄冰。

维多利亚女王及其丈夫阿尔伯特亲王(Prince Albert of Saxe-Coburg and Gotha,1819年—1861年)着手进行一项计划,他们下定决心:皇室家族必须要为社会大众做出榜样,尽职尽责。这项计划的关键是,他们的长子亦继任者——威尔士亲王阿尔伯特·爱德华。1846年,5岁的爱德华王子

为了培养王储成为合格的接班人,女王夫妇为他安排了令人筋疲力尽的教育计划。从小爱德华三岁开始,每天一大清早持续到晚上六点,以半个小时为单位,王子将会被分配各种课程,以接受道德文化的熏陶和启蒙。可以说,爱德华王子的每天只做两件事:睡觉和学习。

他们告诉王子:作为王储,你必须很听话,不同凡响,有所成就。这样的教育让人窒息,更何况那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。俗话说物极必反,高压式教育下的爱德华王子比同龄人更加叛逆,简直是一个传奇式的捣蛋孩子。扔铅笔、踢凳子,向老师的脸上扔石头,连你想不到的捣蛋方式他也都会。

骨相学是19世纪非常流行的伪科学

维多利亚和艾尔伯特感到非常焦虑和困惑,他们甚至请来了骨相学家为爱德华王子摸骨。这名叫做乔治·库姆的人,把小爱德华的头摸了个遍,得出的结论是:这个孩子的自尊中心过度发育,神经紧张且容易激动,几乎没有自制力和耐心,他的大脑脆弱而又异常,情绪激动又非常固执。

尽管在学业上没什么前途,待爱德华王子17岁时,他仍被送去牛津大学深造,之后还被送往剑桥大学学习,但王子却从不把学习放在心上,利用一切机会躲避他的皇室看守,热切投身于赌博、赛马和浓郁烟草的研习当中,在这两所大学中都没能毕业。

风流王子

“我这辈子从未遇到这样一个滑头,我感到非常难过,而我的儿子,他随时可能会被要求坐上王位掌握日不落帝国王权”。——长子的叛逆使阿尔伯特亲王感到绝望

阿尔伯特亲王十分失望。1861年,阿尔伯特亲王将王子送往爱尔兰海军军营改造,结果,爱德华在军营里与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演员厮混。当爱德华王子返回剑桥时,此事舆论已持续发酵,君主政体的形象遭到抹黑。已经出现了伤寒症初期症状的阿尔伯特亲王,不堪这件事带来的心灵折磨,不久后就病逝于温莎城堡。

丈夫的死使维多利亚女王深感震惊,她把这件事归咎于爱德华王子,女王曾经说:“每当我看到他,我都会因恐惧而颤抖,我无法忍受和他同处一室,也无法忍受他靠近我。”这对母子的关系本就从未亲近过,这件事之后,他们的关系跌至冰点。

为了防止儿子再闯祸,维多利亚女王决定给儿子结一门亲事,出于对父亲的死的愧疚,爱德华王子也努力配合。1863年,21岁的威尔士亲王迎娶了18岁的丹麦公主亚历珊德拉(Alexandra of Denmark,1844年—1925年)。维多利亚女王满心希望,爱玩乐且美貌的丹麦公主能让野马般的爱德华王子收心。

但她错了。爱德华王子婚礼现场,维多利亚女王一身黑衣出境,并把去世的阿尔伯特亲王的雕像请到现场,以确保王子别玩儿的太嗨

新婚生活的光芒逐渐暗淡,爱德华王子重又开始了他的浪子生活,他有大把的情妇,常常夜不归宿,许多故事讲述他要么在英国的咖啡馆蹲点,要么私访巴黎的各大风流场所。一方面因为母亲的刻意忽略而远离政治核心,无法施展抱负,此时的爱德华王子迷茫又自私,放荡的生活代替了他的工作;另一方面,他又确实非常喜欢王妃,所以在待她不好的同时也爱着她。密不透风的包办与辖制下,他内心充满着矛盾与冲突,没有人在乎他性格中的闪光点。人们会在各种公众场合嘲笑王子,而他的母亲则会更加刻薄而严厉的指责他的一切。讽刺漫画二则 左:爱德华王子私访法国 右:爱德华王子接受女王训诫

当时的爱德华王子,因为举止轻浮而声名狼藉,暴饮暴食且眠花宿柳,各种流言蜚语围绕着他。他强烈的抱负无法在政治上得到满足,便变本加厉的投身于纵欲享乐中:女人、珠宝、宴会、雪茄、美食……他被形容成为一位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——“风流爱德华”。

烟鬼国王

“加冕典礼不能推后,我不能,也不会让人民失望,无论付出什么代价,我都要加冕。我要准时到达威斯敏斯特教堂,万死不辞!”。——加冕前夜病倒的爱德华七世

1901年1月,维多利亚女王去世了,大英帝国举国上下哀悼一个时代的结束。在过去的60年中维多利亚女王稳坐王位,没有人可以想象没有她的生活,维多利亚女王的逝世让人们感到忧心忡忡。

爱德华王子的形象与维多利亚女王树立的公众形象大相径庭,当时流言满天飞,都说他是一个粗俗不堪的庸人,嗜好雪茄的重度烟鬼,大腹便便的风流胖子,丝毫没有君主的庄重气质,极度缺乏掌控管理国家的能力,他声色犬马的社交日记就是他的正事。图左:爱德华七世加冕照片 右:当时的讽刺漫画把爱德华七世的形象描绘的非常愚蠢

可以直白的说,当时没有人认为一个风流胖子会成为好国王。

甚至连阿尔伯特·爱德华自己也这样想,他曾给私人秘书写信抱怨,“他们不让我看任何关注度高或是重要的信件,已经很多年了,每届政府都这样!”。各方证据表明,他在成为国王之时,情绪低落,内心焦虑,因为在他看来,他始终没有在政务方面得到母亲的认可,没有人会尊重他,他也没有能力处理好各种事务。维多利亚女王不擅于分权,在爱德华作为王储的59年中,没有得到任何政务训练。于是在举行加冕仪式前夕,这位即将上任国王似乎就已经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。

舆论如此令人沮丧,他一定意识到了:他的不安全感和犹疑不决会从整个国家的运作中得到体现。他决心改变这一切。

面对极低的公众期望,在维多利亚女王的葬礼上,爱德华七世决定从他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开始,就向质疑他的人传递一个信念:女王去世了,但,国王还活着。王朝还在延续。

爱德华七世开始在加冕前不遗余力的造势,结束维多利亚女王时期的统治传统。他越来越多地向公众展示白金汉宫的皇室生活,参加医院奠基仪式、轮船起送仪式、为学校剪彩……紧接着,爱德华七世终其一生等待的重要时刻——奢华壮丽的加冕礼终于使王室重回国家生活的中心,当他乘着祖先乔治三世的金色马车在众人的屏息凝视下驶过,他知道他已经扳回一局。

实际上,早在1861年阿尔伯特亲王去世后,维多利亚女王就一直过着隐遁的孀居生活,王室仅仅被当做自私奢侈的象征,神秘、高傲又排外,渐渐变得相当不受重视。他是一位思想超前的君主,他是第一个意识到君主制想要在20世纪存活下去,王室必须得到人民的认可的、可以看到的。他想要打造具有个人特色的君主制度。在爱德华七世的带领下,王室生活走出贵族阶级的圈子,开始接触整个社会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是第一个民主君主,他不以贵族的偏见来判断人,而是同样邀请美国人、犹太人和平民加入聚会;在承担王室职责的同时,也承认自己不修边幅的个人喜好,大方的讨论烟草和女人;尽管缺乏训练,仍然努力的埋首各种繁杂的政治事务中,事无巨细地回应各方要求;主动讨论工人运动,接见被视为阶级敌人的工会议员。通过积极的社会活动,爱德华七世在公众视野里变得越来越活跃,几乎是在一夜之间,王室的形象威严高贵但不再神秘,而是像爱德华七世一样大腹便便、极具亲和力。平易近人的爱德华七世

爱德华七世与大众的广泛接触会成为他治国的秘密武器,他将把自己性格中的优势在他在位的仅仅十年间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爱德华时代(1901-1910)

“亲爱的小姐,上次在伦敦遇见你时,你也是这么出众迷人~”。——爱德华七世

很多人曾预言他会是英国的灾难,而实际上,他却成为了革新君主制的国王,承担起了一个真正民主君主的社会责任,使得整个帝国可以更好地顺应新时代的发展。

爱德华七世不仅改变了王室的形象,还改变了英国的形象,他曾经对美女的热情为他最伟大的政治成就提供了钥匙。当爱德华七世敏锐的察觉到德国的战争意图时,他明白其中的潜在风险,战争恐怕是迟早的事情,而英国需要盟友。结盟的过程并不一帆风顺,爱德华七世在访问巴黎时,气氛十分冷峻,群众嘘声一片。

但这是爱德华七世年轻时最热爱的巴黎,凭着前几十年在巴黎“游玩”积累的对法国葡萄酒、美女和歌剧方面的“攻略”,这位英国国王对法国文化和民风在各种公开场合大加赞美,总是特别发自内心,俨然是个实心眼的法国迷弟。

比如英国国王突然出现在剧院,趁着幕间休息,认出一位演员便是一个法式亲吻礼:“亲爱的小姐,上次在伦敦遇见你时,你也是这么出众迷人~”。这件事迅速在巴黎坊间流传开来,并演变为极富戏剧性的新闻段子:英国的胖子国王已经被歌剧女演员迷得神魂颠倒。

这时,他因沉浸在法国享乐而出名,气氛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从没有哪个英国政客如此了解和赞美法国。爱德华七世所到之处,人们欢呼雀跃,法国人民觉得这位高高在上的英国国王就是他们中的一员。这次访问极其成功,导致了法国当局立场的巨变,为之后签订《英法条约》奠定了基础。

接下来,爱德华七世开始不惜代价的支持英国将领建立海军,促成了无畏级战舰的问世,并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(1914—1918)之前,几乎与德国同时建成了强大的“无畏舰”舰队。爱德华七世强烈的前瞻意识,迫使他的阁僚们重视军事建制,为未来的战争做准备。然而他没能亲眼见证未来,也因此避开了战争,成全了后世对“美好年代”(La Belle Époque 1901—1910)的欢乐注解。

1910年5月10日,爱德华七世溘然长逝。聚集在白金汉宫外的英国人民得知这一噩耗时,悲痛万分。排成长队的人们迂回环绕着威斯敏斯特教堂,队伍足足有七公里长。

爱德华七世的离世比维多利亚女王的离世产生了更加深远的影响。他是这样一个放荡不羁的人,仿佛是旧时代留下的残片,尽管他与他的父亲母亲全然不同,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他仍旧是20世纪早期最适合这个职位的人。爱德华七世在现代君主政体上的创新,连同他放纵的生活方式,让他赢得了人民的爱戴,也将王室人气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,由他提出的王室应当是一出华丽的歌舞剧的观点,一直延续到今天。